应该向现任代表公开

2020-08-07 05:44

就制度建设而言,她建议建立土壤污染标准、污染风险评估制度及污染应急处理机制。

昨日大会结束后,来自农村的基层代表谢舒雯与广东团其他代表一同坐机返回广州。事实上,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飞回家乡了。获知了中央惠农的一系列好政策后,她想在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村民。

李瑞伟认为,发展农业最根本的目的,是让农业增效,让农民增收。但是粤西地区由于土地有限,相对落后的农业生产技术无法满足人民群众的生产需求,因此,李瑞伟提交了关于发展现代农业、促进城乡一体化的五点建议——

让其感到兴奋的是,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国家正在落实建立生态补偿制度。在邓振龙老家,过去一些村庄依靠小木材厂等企业,如今,这种资源消耗型的企业大都被淘汰。“尽管我们是欠发达地区,但坚持在保护环境中发展。”他说,农民的发展也逐步摆脱对森林、矿产资源的依赖,转为种植蜜柚、茶叶等精致农业。

昨晚,广东团160名全国人大代表带着信心、共识和期待,乘专机回到广州。2013年全国两会胜利闭幕,代表委员们新的履职开始了。

“‘两会’精神再一次给广东的发展指明了方向,回到汕尾后,要抓紧把两会‘好声音’传到社会各个角落。”李秉记说,作为一名来自广东欠发达地区的代表,这次两会还感到很强的紧迫感。回到广州前,他就找到全国人大代表、汕尾市长吴紫骊,商量如何把两会精神尽快宣传好、贯彻落实好,明日汕尾就将召开全市层面大会,传达“两会”精神。

今年是李秉记当代表参会的第十个年头。“两会”上李秉记提交了20多份建议,涉及经济社会和民生发展的方方面面。回望过去十余日,李秉记感慨良多,但他首先却要感谢媒体。

但她坦言,生态建设要落到实处,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必须从法治、制度层面入手。”

吴青说,她此次提交的议案中,已形成了“土壤污染防治法”的草案,包括污染防治的制度建设、污染预防措施、污染治理措施、污染防治的责任承担等多个方面。

他强调,为了河流下游的发展,上游百姓在保护环境中,牺牲了自己的利益。尽管在保护森林中,政府有一定的补贴,但补贴不高。“比如,一亩森林一年补贴10元,但问题是,村民即使一年砍一棵树,或者开荒种植水果,收益也肯定不止10元。”

此外,邓振龙希望,下游享受生态保护成果的市民,有机会可多到上游生态保护区旅游。“既支持生态保护区的发展,也可以明白那么好的资源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邓振龙呼吁,一方面,希望促进生态保护区的发展可以从交通等基础设施开始破题,缩小区域发展差距。

李秉记说,身处北京的这些天,代表们在大会小会上的认真、有质量的发言,期间透露的强烈的责任意识和忧民情怀让他很感动。“但更重要的有你们媒体专业的报道。”李秉记说,正是由于有发达的广东媒体的全程跟踪报道,才把基层代表的座谈发言及时真实地传递给有关部门,传播向社会大众。

山茶种植有了规模,村民们找到了致富路,可谢舒雯的心情却沉重起来。原本全村只有自家的几十亩茶场,虽然三洞村山高路难,山茶还能想办法运出去。可是现在产量增加,运输成了个大难题。

“大会开得务实、精简,代表们认真履职,你们媒体专业敬业,这种精神最让我感动。”尽管一路风尘仆仆,李秉记昨晚接受记者采访时却难掩兴奋与急切:“要尽快把两会的‘好声音’带到汕尾去,粤东西北地区要加速崛起,掀起新一轮发展的热潮。”

如何实现习近平总书记“三个定位”、“两个率先”的殷切嘱托?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了一系列新的目标、任务和要求,处于转型升级关键时期的广东如何贯彻落实?面临追兵步步逼近,广东如何从更高的起点谋划新一轮大发展?

李瑞伟表示,考虑到这些因素,社会资本不敢大胆往农村投,不敢冒这个风险。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了扩大农村土地确权试点,是非常大的进步,希望能够尽快在农村推广开来。

“国家很重视‘三农’,可是我们那里的村民都还不了解这些,我这次回去就想着赶快告诉他们,让他们看到希望。”谢舒雯的心愿朴素真切。

谢舒雯所在的连平县上坪镇三洞村位于山区,是上坪镇16个村(居)中位置最为边远、经济最为落后的村庄。谢舒雯和丈夫发现,三洞村虽然穷,但是气候和土质很适合种植山茶树。2007年开始,他们带动乡亲们种植山茶,少则三四亩,多则数十亩,村里还成立了山茶经济合作社。

令她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中央惠农政策好到让她怎么也料想不到。“政府工作报告提到,过去5年国家对农村的投入是之前5年的3倍,国家对农村的支持不是说说而已,而是实际投入的。”谢舒雯说。在预算报告中,她还注意到了另一个数字,国家今年将在农村基础设施、卫生等领域投入近600亿元。

在准备今年的议案过程中,吴青苦于权威资料、基础数据的缺乏。对此,她建议各级人大、政府应该为代表履职创造便利,“各届代表提交的议案、建议,应该向现任代表公开,全国人大各专门委员会形成的调研报告,部委向全国人大作出的专题工作汇报,也应该向代表公开,让代表获取更多的信息。”(雷雨 李春江 黄应来 闫昆仑 黄伟)

谢舒雯这次向大会提出的建议是关于农业产业化和新农村建设,其中首要的是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不足问题。

“中央投了多少钱到省里,省里投了多少到市里、县里,再一级一级到镇、村,最终又有多少落到了农民手中,我想要去弄清楚这些资金的流向。”作为一名人大代表,谢舒雯觉得自己有责任去了解这些情况,并督促各级政府落实好惠农政策,让老百姓确实享受到好政策。

邓振龙说,“要把‘两会’的精神带到基层的工作中,山区和农村仍是大有可为的广阔天地。”

李秉记认为“代表”一词很有分量。“平均67万人才选出一个代表,基层代表肩负重担。如果不为老百姓说话,实在说不过去。”

与会期间,邓振龙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山区的农民要发展,也要调动保护生态的积极性。在赴京开会前,很多村民叮嘱他,呼吁国家重视生态补偿问题。

她透露,东莞市最近准备就土壤污染修复治理,向国家相关部委申请全国试点。“围绕如何治理因工业生产带来的土壤污染,地方已经开展了一些基础性工作,我会尽快去调研,了解情况。如果做得好,可以向全国推广。”吴青说。

加快农民集体用地的土地确权颁证,这将有利于农业用地的承包、流转、融资,进而保障农民利益,促进农村经济发展;加大对农村水利、道路、环境、卫生等基础设施的投入,建设高标准农田;尽快出台农业用地的确权、承包、流转、融资等服务管理制度和实施细则;扶持家庭式农场发展,鼓励现代农业模式创新,如农业品种合理分布的现代农业模式;加大对现代农业科技创新的支持,促进城乡一体化的经济可持续发展。

“我要继续重点围绕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问题调研履职。”李秉记还表示,要把增加研发投入、产学研结合作为企业下一步发展布局的重点,自己也要广泛调研,为党委政府作经济决策,为实现“中国梦”,提供更科学的依据。

“代表跟部门之间,光有文来文往还不够,尤其要通过像你们南方日报这样的主流媒体,推动有关部门更加重视代表的建议,加快推动有关问题的解决。”李秉记说。

南方日报记者跟随返粤后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学报告、谈体会、说发展”,记录他们回来后将“两会”精神传递给身边人的过程。

此次全国两会,李瑞伟带来了关于发展现代农业、促进城乡一体化的建议。他告诉南方日报记者,他最直观的感受是此次两会对“三农”问题更加重视。李瑞伟表示,回去之后,将结合中央精神及有关政策,具体研究如何发展农业经济,让广大农民的收入得到提升。

“律师去工商部门查阅企业资料,需要提供立案证明,我建议取消。对于一些非诉讼业务来说,比如企业重组,不可能有这个证明。作为重组方,必须了解对象企业的股权变更、注册资本等真实信息。诉讼业务就更重要了,甲公司要告乙公司,至少要核实清楚乙方的经营地址、法人代表吧。”吴青说。

吴青说,生态环境关系人民福祉,关系子孙后代和民族未来。可喜的是,走绿色发展之路,坚持保护环境已纳入了决策层视野。

李瑞伟说,回到家乡后,他要跟当地政府和群众一起仔细研究中央文件的精神,结合相关的政策来发展农村生产。“到明年全国两会时,我会把政策执行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搜集起来带过来,并且及时总结我们农业生产中发现的亮点和缺点,形成新的建议或议案,来提升广大农民的收入水平。”

“这次回去,首先还是要争取政府的支持。”谢舒雯表示。同时,她还将发动附近的老板一起来帮助出资修建。路修好之后,她还计划把村里的茶叶打出一个品牌,便于更好地推广。

去北京之前,全国人大代表、省律师协会副会长吴青告诉记者,本届任期内她将重点推动土壤污染防治立法。在全国人大会议上,她领衔提交了加快立法的议案。

邓振龙在调研中发现,按照主体功能区的要求,很多生态保护区虽已调整发展思路,但由于生态补偿细则还不够明确,生态保护区的发展面临一定困难。“值得警惕的是,与发达地区的差距呈现越拉越大趋势。”

另一方面,对于生态保护区的发展,国家也要有政策倾斜。在产业战略上,要将清洁能源、旅游业等环境友好型的重大项目,优先考虑安排给生态保护区。

“农村土地属集体所有,农户从集体取得承包经营权,并不是所有权,经营权的期限也不是很长。这带来了两个问题:第一,农村土地不能抵押,贷款很困难,农户要扩大生产规模,要搞家庭农场,很难筹到资金;第二,这对种植大户、龙头企业也不利,它们只能从农民手里租土地,一旦产生收益,双方容易产生纠纷。”李瑞伟介绍说。

全国人大代表、梅州市大埔县桃源镇新东村党支部副书记邓振龙参会期间带来了有关农村、山区加速发展的多个建议。会期结束,他说,要把“两会”的精神带回到基层,同时要把“如何实现生态保护区的发展”列为他继续履职的新课题。

今年“两会”上广东团代表形成一个重要的共识:广东要进一步加快发展,加快转型升级,粤东西北等欠发达地区更要加快崛起,不能拖后腿。李秉记来自企业界,他建议,省委省政府要结合两会精神,制定粤东西北地区崛起的5年规划,进一步拉近同珠三角的差距;还要促进实体经济并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扶植中小微企业更具活力。